關於部落格
喜歡唱歌,沒有理由....。跟沒有理由喜歡上一個人是一樣的心情。
  • 919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大悲咒有制伏鬼神威力的四個故事。

李昕平時念誦千手千眼觀音真言,這給予他力量袪除瘧鬼。有次當他作客遠行時,他妹妹卻生病死了,之後又活了過來,她解釋說是有人在墓中折磨她,後認出她是李昕的妹妹, 便因為懼怕他的報復, 所以在李回來之前就釋放她。( Dudbridge1995:182 )   在經典中有記載,以咒的力量驅逐鬼神是持咒的許多利益之一。事實上,如下面的故事所示,在宋代,關於咒的奇聞軼事大部分是著重於它驅邪的威力。不只平民大眾知曉如何持咒,其中有些人也會培養讓水變為治病萬靈丹的特異功能,像之前所提到的神智和尚一樣。除了第一則是關於唐代一位僧人的故事之外,其餘的故事都發生在宋代。 《夷堅志》中,描述大悲咒有制伏鬼神威力的四個故事。 〔驅逐癘鬼〕   有個人叫做洪洋,一天坐著轎子要從江西樂平回家,當時太陽已下山,兩個僕人負責抬轎,另一個僕人則幫他挑行李,他想要在半夜之前趕回家。距離樂平南方二十里是吳口市,再過去五里則是魚陂阪,當他們到達那裡時,已經是半夜二更時分了,有點微微的月光照著。   突然間,巨大的聲響從山中傳出,聽起來就像是數十棵的巨樹同時被砍倒一般,那聲響愈來愈近,洪洋最先以為這可能是一隻老虎,但他所聽到的聲音又不像是發自於老虎。他急忙下轎,尋找避難的地方。心想若要回到吳口市已不可能,若要再往前走,則距離有人居住的地方路程還很遠,正不知是該前進或後退時,他們看到在道路左邊有處小澗溝沒有水,可以蔽身,便趕緊爬下去,但那不明的怪物早已站在他們面前。它的身長足足有三丈高,從頭到腳都像似燈籠,兩個抬轎的僕人幾乎快嚇死了,挑行李的僕人則竄入轎中屏住呼吸。   洪洋平素有持誦大悲咒的習慣,他很快就開始持咒,數百遍後,那怪物便站立不動,洪洋雖然嚇得匍匐在地上,但仍誦咒不停,最後那怪物慢慢退後且大聲地說:「我要走了!」便逕自朝向約一里外的方向離去,進入一戶民宅後就不見了。   回到家中後,洪洋病了一整年才痊癒,幫他挑行李的僕人也是如此,抬轎的兩位僕人則都嚇死了。後來,洪洋到魚陂阪那戶民家打聽,才知道全家有五、六人都死於瘟疫,因此斷定那怪物就是癘鬼(《夷堅志》,乙志卷第十四,頁 303-4 )。 〔降伏蛇怪〕   江西餘干縣鄉民周生的妻子,生性淫蕩。高宗紹興十八年( 1148 )三月的某一天,周妻在回娘家途中,看見路上躺著一條大蛇,她以為牠已經死了,就用腳跨了過去。走了幾步路後,蛇突然立起來,且開始追趕她,當她仔細看牠時,牠突然變成三個年輕人,看起來像是三兄弟一般。年紀最長的一個開始調戲她,想跟她發生關係,周妻不順從,其餘兩個弟弟則試圖阻止他,但沒成功。   當幾個人正拉拉扯扯時,鄉民龔犁匠剛好經過,他看到婦人正被一條大蛇纏住躺在地上。他想上前去營救她,但苦於身上沒有帶任何工具,所以不敢靠近。但由於他有誦大悲咒的習慣,便開始大聲念誦,並奮勇地大聲喝叱牠,那條蛇立即鬆開爬走了。當牠轉過山腰回頭望時,再度變回三個年輕人的樣子,身穿白色粗麻布衣,繫著紅腰帶,一轉身就消失不見了。這是我同鄉張時濟告訴我的故事(同上,支庚卷第八,頁 1195 )。 〔制伏邪靈〕   張誠是江西吉水縣人,在孝宗乾道元年( 1165 )八月時,到潭州省親。當他到湖南禮陵時,住在一間客棧中,客棧主人看到他很高興,殷勤地款待他,很恭敬地準備了一桌酒席,邀他共飲。張誠對這個沒來由的隆重招待,內心感到非常訝異,他開始懷疑,於是以長途趕路而致身體疲憊為藉口,推辭說不能喝酒,便早早上床睡覺去了。   他在半夜時醒來,看到廳堂上燈燭照耀,於是下床向內偷窺。看見客棧主人穿衣戴冠,備設酒菜,正在一幅畫像前禮拜祈禱,張誠仔細聽著他的禱詞,發現他一直唸著自己的名字。張誠心想客棧的主人一定是要把自己獻祭給惡鬼,於是便不敢再入睡。直等到客棧主人離開廳堂後,他才仔細端詳客棧主人所膜拜的那幅肖像,只見是一個眼如大燈的邪怪,他知道自己必然已經落入險境,無法逃脫了。他突然想起聽說大悲咒可以制伏邪靈,他平時就有誦習,於是便開始虔誠地持念。才誦了幾遍,就看見那大眼邪怪從卷軸中走了下來,在供桌上盤旋,一會兒便發出剝剝的聲響,更化作無數的小眼睛,看起來非常恐怖。張誠趕忙於床上閉目,更迫切地持誦大悲咒,他聽到有人猛力敲門的聲音,想進來但沒有辦法,不久聽到烏鴉啼叫,天就亮了。   張誠來不及收拾行李,便驚慌地離開客棧,只聽到店家全家人正聚集哭泣的聲音,沒有人出來追他。離開兩里遠之後,他才敢停下來休息。聽到過路人說:「客棧主人在昨晚突然暴斃了!」他詢問原因後,才知客棧主人三代以來都膜拜妖鬼,據說每年必須要有一個人犧牲獻祭,過去遭到殺害的人不計其數。假如他們沒有找到陌生人,那麼家中的主人就必須死,這次就真的靈驗了。這是湖南的陋習,境內大部分地區都是如此,張誠自此不再出外遊歷。(同上,支癸卷第四,頁 1247 ) 〔嚇退蛇精〕   高宗紹興二十九年( 1159 )時,有個人從福建政和縣到莆田去買一個姑娘,起初說要娶她為妾,但當他買了她之後,便要她沐浴、化妝,穿起鮮豔的衣裳,不跟她同房,也不敢冒犯她。在回家鄉的半個月旅程中,他如侍奉主人一般地供承飲食,除了一個緊緊上鎖的籠子以外,他也沒有其他任何行李。每天晚上,他必定會焚香開鎖,然後恭敬地跪在它面前祈求。這姑娘非常聰明,覺得事情有異,心想那個人一定有某種詭計,自己定會有不測之禍,所以就拒食葷腥,靜心不停地持誦大悲咒。   當到達他的家鄉時,他並沒有回家,反而另外租了一間空屋,將那姑娘與籠子放在那裡。幾天之後,有天晚上他在籠子前準備了酒菜與水果,祈求完畢後,便點燈鎖門離開了。那姑娘戰戰兢兢地坐在床上,更加用力持誦大悲咒。到了午夜,籠子發出聲響並突然自動打開,她知道自己死定了,恐懼萬分,可是一點辦法也拿不出來,只能向佛陀默禱,祈求冤家解免,諸佛護佑她免於災禍。過了好久,一條巨大的蟒蛇從籠子裡爬出來,盤繞著身體四處張望,看起來似乎害怕著什麼,然後就消失不見了。   她料想自己已脫離險境後,才慢慢起身下床往籠內看去,那兒只剩下一些碎紙錢。那時天還未亮,她打破牆壁跑出去告訴左鄰右舍,鄰里的人早已知道那人的行徑,相約等他回來後,就將他扭送縣衙法辦。縣令調查他所犯下的罪行,才知原來這是嶺南流傳的妖法,以生人來獻祭惡鬼,在此之前已殺了好幾個人來供奉蛇精了。這人最後被判了死刑,那女孩則被送回家鄉去了。(同上,補志卷第十四,頁 1683-4 )   到了宋代,人們對大悲咒有降魔治病威力的了解更為普及,雖然比丘們有時扮演傳布的角色,但誦持大悲咒的人絕非僅限於比丘,各行各業的人,無論男女,似乎都經常地誦持大悲咒,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在生命受到威脅時,會自動地向它求助的原因。其他與大悲咒有關的信仰,例如大悲水有治病的功效,或是誦持大悲咒能往生淨土的說法,也變得十分普遍。然而,並沒有證據顯示任何人曾使用《千手經》中所提及的密法,而達到精神上的解脫,或解除生命中的困境。大悲咒獨立於《千手經》而存在,一般人可能相信大悲咒是對抗所有邪惡的神咒,但可能不知道它與觀音有關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